首頁  |   公司簡介  |   紅木常識  |   產品介紹  |   留言反饋  |   聯系我們  | 

  鍏徃鏂拌仦  
紅木常識
  問卷調查  
  聯系方式  
 
鍏徃鏂拌仦  

對海南黃花梨的鑒別
發布人:wsc 分布時間:2011/5/30 點擊:2651
 


近期我國傳統仿古家具市場可謂是風起云涌,在2005年至2010年短短的幾年中,紅木家具價格一路高漲,尤其是一些名貴稀缺的高檔木材家具,價格漲幅達到10余倍,其中最為名貴的當數產于印度的小葉紫檀與產自我國海南的黃花梨。

    關于海南黃花梨的問題真是說也說不完,特別是真假問題,這是很多人都想說清楚卻一直沒能做到的,其實這里的水,并不是真的就很深。而是一些特征與感覺上的東西真的是不好用語言表達出來,對海南黃花梨的鑒別,我們都要靠豐富的實踐經驗。我在三年前就一直在整理海黃的資料,已經寫了很多東西但一直不敢拿出來,上一次寫的《說海南黃花梨》只是對海黃的一個介紹而已,至于真假分辨問題寫的還是很籠統。我很清楚如何去分辨,但要寫出來,寫清楚,真是讓人頭疼,這樣的文章可不是找個“槍手”就能寫出來的,我還是要繼續總結,繼續找靈感。今天先說說比較容易表達清楚的事兒,就是海黃“新”與“老”的問題。

    黃花梨的新老之分與新老紫檀一樣都存在已久,但只是在一些專業人士之間口流使用,已被“新一代”玩家忽略。紫檀的新老我已經寫了不少,海南黃花梨與紫檀一樣,在我們這一代人手里也開始“脫胎換骨”,在人們的心中逐漸開始變異了。歷史在進步,人類的智慧與知識也在增長,對一些實物看法的改變也是正常的,但有些東西的變,真說不好是變的進步了,還是變的退步了。

    以海南黃花梨來說,現在我們問一個知道這種木頭的人,都會說它珍貴、華麗、質地堅韌。但很少有人會想到這種木材的歷史意義。在明朝,黃花梨家具只為皇家所用而逐漸演變成一種權勢與地位的象征。到了清中期,統治階層逐漸放棄了明代宮廷使用已久的黃花梨材質家具,將紫檀推向了正統的地位。從此,黃花梨材家具才成了普通老百姓的“新寵”。

    黃花梨是我國使用較早的硬木家具,由于防腐性好,也是較多可以完好流傳到今天的明代家具,對中國古家具發展的取材、結構、風格都有著重要的研究意義。近些年生活水平的提高讓更多的人認識并喜歡上這種木材,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喜歡上了她那優美的紋理。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人們把好紋理的黃花梨圖片傳播到網絡上,于是我們看到的都是很華麗炫耀的紋理,認為好紋理就是黃花梨的代表,卻忽略了那些我國明清時代使用的黃花梨,他們紋理妖嬈但不花哨,色彩華麗但不失莊重。


    我國明清黃花梨“海南黃花梨”皆為自然生長,現代稱為“老海黃”。采伐時多有大料,成器比較容易,后期引起重視被禁止采伐之后越南黃花梨便作為替代品走向了市場。老海黃的價格從70年代的2毛錢一公斤漲至現在的萬元一公斤,其原因就是稀少。越來越多的東西變的稀少,也就鑄造了越來越多的新東西取而代之,現實中我們必須接受這些變化,但我們有必要了解它們的從前,記住它們的現在,這樣,才能給它們一個真實的未來。我們可以追求美麗與自身的愛好,但是歷史不能因為我們的喜愛而改變,任何人都不能改變也不應該扭曲歷史,我們的傳統文化經歷了數次劫難而仍然流傳,我們今天能做的,就是讓我們的后代知道,黃花梨的真相及演變過程,真正傳統意義上的黃花梨是什么樣的。

    近年來中國傳統仿古家具市場火爆,紅木家具價格一路高漲,尤其是一些名貴稀缺木材的仿古家具,價格漲幅巨大,其中最為名貴的當數產自于我國海南產的海南黃花梨。

    海南黃花梨其木紋如行云流水、質地堅韌縝密如玉,木色瑰麗動人,且具有降血壓的神奇藥用功效,從明代開始就是我國高檔傳統家具的主要用材,民間素有“紫檀木中之王、黃花梨木中之后”的稱譽。因為它的珍貴性、稀有性、獨有性和瀕危性,目前已被我國列為一級珍稀、瀕危植物。

    海南黃花梨自然資源瀕臨滅絕,以前用來制作家具的海南黃花梨多是海南島百余年前老舊民居的拆房料以及床板、窗框、舊家具等老料,F在規格稍大一些的海南黃花梨老料價格高達八千甚至一萬元一公斤,一對套明式海南黃花梨圈椅目前市場價格已在五十萬元左右。原材料的枯竭和日益增長的市場需求,就必然推動了價格的上漲。

    面對市場旺盛的需求和潛在的商機,海南當地居民陸續開始嘗試人工種植海南黃花梨,近年來更有越來越多地方政府出于發展地方經濟的考慮,大力推廣海南黃花梨的人工種植,其中福建省漳州的種植面積近兩萬畝。黃花梨生長緩慢,本需數百年乃至千年才可以成材,人工種植的黃花梨究竟能否緩解市場需求的緊張狀況,人工種植的這種新海黃到底能否取代老海黃在人們心目中的地位。這是現在傳統家具行業以及木友們最關注的問題。

    海南黃花梨緩慢的生長過程恰恰是木質縝密堅韌和油潤的原因之一,如果以短期獲利為目的,采取一些刺激它生長的方式來縮短生長周期,那么可以肯定這種人工種植的樹木在密度、油性等方面要比野生的海南黃花梨遜色不少。另外,非常重要的是,海南黃花梨這種樹很特別,并不是直徑長到幾十公分了就可以開出同等規格的板料,因為制作海南黃花梨家具真正取用的只是木材中心深紅色的“格”,格之外的“漫”都是棄之不用的白皮而已,只有用木材中心部分的這種“格”制作的家具色澤與紋理上才具有美侖美奐的效果。林教授提出的20年成材論僅僅是停留在理論分析上,從制作家具的選材要求來看,人工種植20年的海南黃花梨的“格”基本看不到,如果有的話也不會超過筷子粗細,根本無法用來制作符合傳統家具選材要求的仿古家具。

 

    我剛制作完成的直徑20mm同料新海黃念珠,這是一顆生長了40年的海南黃花梨樹,既是20mm的珠子,白皮還是清晰可見。


    四年前制作的40mm直徑的同料老海黃念珠,從取材大小就可基本斷定為老海黃了,人工林目前還很難有此大料,既是有,木質也將很難讓人接受,根本無法表現海南黃花梨的美感。
    一些認為人工培植的黃花梨雖然生長周期短,但卻增加了增長量,解決了原材料緊缺問題。雖然原木的可利用率很低,但做家具不一定是整樹利用,可以拼接,所以配合起來還是可以做出比較好的家具,這樣的說法很不客觀。

    明清款式家具最大的特點就是型、藝、材、韻的兼具和搭配,才能傳承和發揚明清家具的魅力。如果采取切片切條的方式來拼湊制作家具,就會大量地使用膠水等手法來粘合細小的切片、拼湊家具的外形,這樣做的家具已經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仿古家具了,甚至榫卯結構的連接方式都會很難解決而造成品質上的缺陷,這樣人工種植20年成材的海南黃花梨可以彌補市場的需求也就無從談起了。

    還有一些人認為人工種植海南黃花梨雖然在密度上低一點,可是剛好合適做家具,最好材料是0.6到0.8之間最理想的,因為干燥,鋸材,剝光,膠合都非常好,所以人工種的黃花梨做家具是最優質的材料,這樣的觀點也是錯誤的。

    材質密度直接影響拋光效果以及榫卯結構的緊密結合,這種木材的密度根本不符合國際上家具制作的常規慣例,還需要注意的是,我們中國的明清式家具是一個獨特的體系,正因為有獨特的用材方式以及榫卯結構和造型風格,所以才能在國際上享有崇高聲譽,西方的家具更多的是考慮實用性,而明清式家具則在藝術性和實用性之間作了最好的平衡,并且可以作為一個傳承。因此不能盲目地照搬西方的某些標準來對我國傳統家具所用木材進行比較。如果不立足于我國傳統家具的文化內涵和藝術形式,而以現代家具的標準對傳統家具進行評判,很容易流于機械的教條主義。

    例如,清代宮廷家具為什么選用紫檀,用現在西方的觀點和標準看,紫檀的硬度那就太高了。但從我國傳統紫檀家具的裝飾與雕刻方式來看,她確是最理想的家具用材,因為密度高、油性大而且色澤沉郁統一,便于雕刻精美細膩的花紋,是最適合重工重料方式制作家具的木材,因此紫檀木本身就是清宮家具藝術表現手法的一個載體,如果將材料替換掉,整個味道就變了。同樣,明式家具為什么首選黃花梨呢,因為明式家具的造型風格以簡潔清素為美,造型上是簡潔的不加雕飾,所以材質的紋理上必須自然、漂亮。這,才是黃花梨家具的美,才是老祖宗給我們留下的經典。

    中國傳統家具的型、藝、材、韻,是缺一不可的。如果用人工種植20年的海南黃花梨做仿古家具,還不如買套整側的酸枝家具舒服了,因為已經完全沒有美麗的紋理和質感了,用這樣的料拼接制作出的“黃花梨家具”已經完全沒有海南黃花梨的美感了。

    人工種植海南黃花梨,本身確實也是一件好事,無論是從拯救瀕危樹種的角度還是改善生態環境上,都值得贊賞和肯定。但是,對于這樣有利于子孫萬代的事情,應該保持平和的心態,從長遠發展的眼光來考慮,不要急功近利,不要利用炒來給消費者貫徹理解上的錯誤觀念。
 

    新海黃不是長不大,而是人們迫不及待的殺雞取卵,以至我們現在能看到的新海黃家具拼接嚴重。這就像有人問我,新海黃生長時間久了不就成了老海黃了嘛,我說不是這回事。新海黃為人工林,多被種植在土地肥沃生長迅速的地方,土質的不同也就鑄就材質的不同,熟話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木頭也是如此。更重要的因素是人為的,黃花梨生長緩慢,人們等不及把他們留給子孫后代,急于取利,不會讓他變“老”的。

    我們可以追求美麗,追求自己的愛好,但是歷史不能因為我們的喜愛而改變,任何人都不能改變也不應該扭曲歷史,我們的傳統文化經歷了數次劫難而仍然流傳,我們今天能做的,就是讓我們的后代知道,黃花梨的真相,真正傳統意義上的黃花梨是什么樣的,對于接不接受那是另一回事兒。

    說老紫檀的時候沒有想過現在會有這么多“老紫檀”出現在市場與網絡上。后來我發現這樣的文章對某些人來說不是好事兒,因為人們知道某些東西好的時候就會去跟風兒、去追求,到處去買老紫檀,殊不知有些東西真的很少,能買到不是你的幸運,而可能是你的無知與商家的無恥。有時候我覺得是我給一些人帶來了煩惱,于是我后來又寫了一些關于新紫檀也有收藏價值與老紫檀不一定就好于新紫檀的文章。我是希望大家還是不要過于追求老紫檀以上當受騙,也不讓手里沒有老紫檀渠道的商家為難而去違背道德做事。但市場風氣已經形成,很多事情的發展出乎了意料,最后看著市場的混亂狀況無法改變,出于無奈我最后只好去調整大家的心態以減少“吃藥兒”給我們帶來的痛苦。

    今天,我又說了海黃的新與老,大家一定又會去追求老海黃,然后,網絡上又會出現一堆一堆的“老海黃”了,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聲明:老海黃目前市場可見,但非常稀少,一些店面中雖也能偶爾看到,但多為“非賣品”,建議大家不要去找什么老海黃,沒那么多漏讓你去撿。我寫文章,只以為大家展示、學習、增加大家對木材的了解認知為目的,若由此而給一些人帶來了苦惱,皆為執著的僥幸心理或貪心所致,本人不負任何責任,謝謝理解。

北京紅木家具廠|房山紅木家具廠|北京紅木家具價格|北京紅木家具定做|北京小葉紅檀家具|北京雞翅木家具|

返回

 

首頁  |   公司簡介  |   新聞動態  |   產品介紹  |   留言反饋  |   聯系我們  | 

地址:北京市房山區房山街道顧冊村西  電話:010-80330270  13831291812 13167316679  E-Mail:[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10 北京冠瑞福紅木家具廠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紅木家具廠|房山紅木家具廠|北京紅木家具價格|北京紅木家具定做|北京小葉紅檀家具|北京雞翅木家具|
春潮制作:010-81389990 
京ICP備10210339號
您是本站第位訪問者  
亚洲手机在线人成网站_亚洲日本va一区二区三区_亚洲欧洲日产国码高潮